您的位置  種植技術  苗木種植

云閱讀時代 高校師生閱讀習慣改變了嗎

  • 來源:互聯網
  • |
  • 2020-04-24
  • |
  • 0 條評論
  • |
  • |
  • T小字 T大字

世界讀書日到來之際,高校師生作為主要的閱讀群體之一,他們的閱讀習慣改變了嗎,閱讀生活有沒有被疫情影響?

“專業書每天都讀,課外書每周讀兩到三次。”中國人民大學考古專業研一學生馮逸帆告訴記者。盡管由于疫情,高校延遲開學,圖書館和高校書店也暫時無法開放,但是,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,大學生們依然可以徜徉書海,查閱資料。他們如何閱讀?他們愛讀什么?記者走訪了高校圖書館和書店、學生。

高校圖書館:架設虛擬專用網 你買書我付錢

所有書籍均可以延期歸還,不收取超期費用,這是高校圖書館應對疫情、提供閱讀服務所做的第一個努力。

同時,幾乎所有的高校圖書館都架設了虛擬專用網絡,方便師生在家中也能使用圖書館的電子圖書資源。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,在東北大學、中國礦業大學、集美大學等不少高校,圖書館還通過官方微信平臺推送國內外免費開放的數據庫、電子圖書館、網站、App等電子資源,并制作發布“高被引論文”快報,方便廣大師生便利地獲取科研學習資料。

“這就是今年順利寫完畢業論文的秘密武器了,數據索引十分方便。”東北大學生物工程專業大四畢業生張怡靜告訴記者。

而對于一些高校圖書館的館藏圖書,曾有這樣的評論:“學生愛看的借不到,不愛看的堆一堆。”但是疫情期間,不少高校圖書館得到了難得的數據調查機會。

在東北大學圖書館,館員收集了各學院陸續報訂的教材書目400余種,老師們需要什么文獻資料,圖書館有的放矢地同供應商和出版社聯系,協商訂購。

中國政法大學圖書館想到了“你買書,我付錢”的方式。該校同線上圖書機構對接,師生們想要閱讀哪些圖書,就可以登錄圖書館“匯采平臺”自行選購,通過線上審核之后,圖書就會快遞配送到師生的手中。中國政法大學大二學生張筱月就是這樣買到了心儀的《法律文明史研究》,“這本書定價58元,圖書館買單,算是圖書館的館藏圖書,等到開學之后還到借閱大廳就可以了。”張筱月告訴記者。

高校書店:包郵所有教材 發布學生薦書

高校書店被稱為高校生活社區中的“第三空間”。疫情期間,書店閉店,但是他們也為高校師生閱讀做出了自己的努力。

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第四銷售部主任、明德書店負責人律蘊哲告訴記者,疫情期間明德書店6個分店門店銷售數據為0,他們積極尋求線上為師生服務的途徑。今年3月,在北京市新聞出版局的統籌之下,他們加入了外賣送餐平臺,讓書籍這種精神食糧也可以隨時通過外賣小哥的雙手送到讀者手中,同時,為了服務線上開學,他們面向師生免費開放上百種數字教材,并為中國人民大學、北京科技大學等高校師生包郵快遞上課所需教材。

中央民族大學團結書社同樣暫別線下。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總編輯、社長趙秀琴告訴記者,他們通過線上活動與建立微信社群,豐富師生的閱讀生活。疫情期間,團結書社注冊了微博、抖音、快手等新媒體平臺賬號,廣泛參與到“以讀攻毒”“遇見一家書店”等話題之中。“我們還通過線上分享會的方式,實時交流互動,方便短時間之內更多的讀者參與學習交流。”趙秀琴說。

在疫情最嚴重的湖北省,湖北省新華書店“倍閱高校校園書店”負責人王穎超告訴記者,他們采取了學生之間相互薦書的形式。“從學生中征集他們認為有意義、有價值、有幫助的圖書,通過電話采訪并制作視頻,以學生喜聞樂見的形式發布。”王穎超說,“而且,精神的力量是無窮的,我們策劃‘逆行者說’的薦書活動,邀請沖在抗疫一線的各界人士分享抗疫經歷,推薦相關圖書,讓廣大讀者體會逆行者勇于奉獻的精神,感受他們的閱讀心路。”

倍閱獅子山店還推出了有聲圖書,由講書人和讀者用十次課的時間共同讀完一本書,用聲音撫慰閱讀者的心靈。

高校師生:閱讀習慣在變 不變的是愛讀書

疫情讓云閱讀占據了師生大部分閱讀空間,那么,他們的閱讀習慣改變了嗎?

馮逸帆認為,自己的習慣并沒有改變,“我讀專業書會做筆記,記下重要的內容和自己的想法,如果是實體書會直接寫在書上。另外我還會用一些App做筆記,同步之后可以在不同設備上查看,很方便。”

她在疫情期間看完了伍爾夫的《一間只屬于自己的房間》,感覺很受啟發。她身邊有的同學宿舍里從來沒有實體書,只看電子圖書,也有的同學喜歡實體書的踏實感。

但是在她的講述中,“閱讀習慣”其實是悄然變化了的,比如高校師生中的大多數,做筆記已經選擇了“電子化”,因為可以隨時查閱。不變的是他們愛讀書、喜歡沉浸其中思考。

律蘊哲用圖書的銷量回答這個問題,“疫情初期,圖書配送運輸不便,電子書很受追捧,目前,隨著交通運輸的逐步恢復,我們書店紙質書的銷售很快回到了平常水平”。他認為,目前多數人的閱讀習慣還是偏重于紙質圖書。

當然,無論是電子書還是紙質書,愛讀書的人總能找到自己的土壤。

有評論指出,電子書是“碎片化”的,只有紙質書才是“沉靜永恒的”。然而趙秀琴認為,“開卷有益,無論是哪種方式,只要讀書,長久地堅持下去,就會改變自己。今天我們更要練就利用碎片化時間‘深閱讀’能力。北宋歐陽修就曾說過讀書最佳處是‘枕上、廁上、馬上’,這就是充分利用零散時間。”(記者 姚曉丹)
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,并不代表本站觀點,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告知,本站將立刻處理。聯系QQ:1640731186
友薦云推薦
熱網推薦更多>>
男女啪啪啪